第二百六十四天:好不好

美麗的Sheikh Lotfollah Mosque

我們粗略地在伊朗拐了一圈,結論是值得來但不用久留,特別是黃Glenn 和我這種急性子的人。

雖然我已非常厭倦伊朗途人查家宅式的問題,但客觀地回顧過去的二十天,我覺得沒有白過。每個地方都有其特色,德克蘭前衛打扮和假鼻男女、伊斯法罕的美麗清真寺和橋、設拉子人的開通、Yazd的沙漠與古舊情懷、Abyaneh的花花裙婆婆黑超老伯和簡陋紅磚屋、Kaluts的夜空、喀山 (Kashan) 的傳統大房子……

Abyaneh的花花裙婆婆

快要離開伊朗,我有舒一口氣的感覺,畢竟在中東地區已有一段時間,儘管波斯文化和阿拉伯風情截然不同;然而很多事 (宗教、食物、公眾假期和好奇的人群等) 都大致雷同,坦白說真的有點累。有時候走倦了,很容易對那地方生厭和有負面的感覺,譬如我會介意大堆沒禮貌的人在市集內撞來撞去、沒隊排之餘更分秒必爭地攝位,又或是巴士上泥蜢的上永恆的火艷波斯音樂,踏著兩條行車線任意馳騁之大小車輛,餓極時在伊斯法罕街頭走到鞋都快破也找不著非漢堡飽快餐店的傳統波斯食肆,教人失望的孤寂星球推薦的喀山市集等。

Yazd的古舊風味
Kaluts

可是過了低潮,我又會細味清真寺優雅美觀的設計、壯麗的自然景色和歷史遺跡、低廉高質的巴士旅程,不錯的天氣、意外地清潔和沒異味的免費公共廁所 (這個我當然不會細味,我是累還未算傻哈哈),好客友善至極的純真伊朗人,像韓文又似唱歌的美妙Farsi與波斯王朝的繁華過去。

清真寺的優雅設計
難得地可愛的喀山的士司機

好和不好外,我還帶著些問號準備離開此地,例如是二千多年前居魯士大帝 (Cyrus the Great) 已允許的宗教自由往哪裡去了,為甚麼男生不服兵役就不能領取護照?當然更關切的是何以女生要包裹全身來「保護自己」?中暑了還算保護嗎?

伊斯法罕僅比北京天安門少的宏大廣場

You might also like: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