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天: 天下無賊?!

最後一章,絲綢之路,我們沒有普普通通的過日子,這一段挑戰重重、高潮迭起,才記起天下之大,須學習的仍不少。九個月來的磨練,我才不要被區區一個烏茲別克打垮!

我以為伊朗已夠大開眼界,誰知低處未算低,與土庫曼斯坦和烏茲別克相比,伊朗其實沒有甚麼大不了。

一個沒有油和窮得不能再窮的國度,許多我們看為光怪陸離的事變得很合理化。譬如在此四天內九成九之的士司機均用盡各種方法要騙錢,一見遊客其餓狼本性就表露無遺了:不讓我們截順風車 (累及忠誠的貨車司機被強悍喝罵我們都很不好意思呢),同意了尚可接受的價錢往中途站 Qarakul 卻未到就停車,與那小村其他的士司機你一言我一語騙我們已到了 Qarakul,就連那小村的士多嬸嬸也跟他們同流合污,我們再努力再小心也枉然;不肯罷休之的士司機煩厭地纏繞著要我們坐其的士往最終目的地布哈拉 (Bukhara)!我們當然不就範選坐小巴去也,結果我們付了比本地人高的價錢坐小巴,正式將我們的遊客身分和魚腩劃上等號,但總算沒被的士司機騙到底,也省回一點點錢,我沒怨言。

天下烏鴉一樣黑,全世界的的士司機都騙人不眨眼,相信不用著墨太多,大家都明瞭我的憤慨!

昨天離開布哈拉,在住了兩晚的酒店退房後才證實床單被鋪是不換的,即之前之後的旅客都用著同一套沒洗過的,難怪前兩晚睡覺是嗅到些人體味!

由於布哈拉酒店老闆傳遞了錯誤訊息,又或是火車班次改了,總之我們傍晚時分到達 Navoiy 火車站撲了個空:沒火車到西邊看黃Glenn 想看的破船!臨時變陣我們改往西南方烏茲別克的金三角之一希瓦 (Khiva)。火車站嬸嬸明知我們一行三人卻在報價時沒提及只剩兩個床位,我倆買完車票才發現;荷蘭「親善大使」D先生無奈取消不看Khiva 往撒馬爾罕 (Samarkand)去。在沒暖氣沒餐廳只有冰冷鐵凳的車站捱過極寒冷的8小時,頓覺淒涼的我是多麼的想家!只吃了朱古力做晚餐;1.30am,累極的黃Glenn 和我與親善大使告別上火車。找對了床位編號,一開門,四張床位有三張被佔據著,服務員到來處理,他們居然問我倆可否同睡一張床!黃Glenn 說如果他懂俄文他會說:「俾咗兩張床嘅錢,你要我哋兩個瞓一張床,”門小”你啦!」

終於兩個男的睡同一張床,以為一切好了,我們將行李放到行李位置,但黃Glenn 感覺到有些阻力–行李架上還有一個男的在睡著呢!結果四人車廂變成五男一女,老實說,睡在上格床的我不是沒有擔心的,尤其是行李架上的那個。

有驚無險,火車準時到達,坐上泥蜢的,中途司機借勢把價錢提高,疲憊的我施展了奇技:當她不停說我聽不懂的俄文還是烏茲別克文時,我以廣東話告訴她我不明白,成功喚醒當地人我們遊客其實不理解他們的語言之餘,也粉碎了司機的美夢。

很快找到下榻的酒店,放下背包趕忙到孤寂星球推介的高級餐廳 (它確是用up-scale來形容的),這小店應該有近一百隻活躍蒼蠅,慣常地沒有餐牌只見我們是遊客就報海鮮價,聽到太不合理的價錢我忍不住「嘩」了出來,老闆娘於是”彈性地”減價作招徠!餓到不堪的我倆無意再跑來跑去找吃的,就明知要做傻瓜吃貴又不值的都決定坐下來。更經典的是結帳時老闆娘遞上帳單,錯的,我們沒點這麼多,她居然即地從口袋內拿對的給我們,那是多麼老練的手法!

才四天的光景,我被餓鬼轉世的烏茲別克人千奇百怪之舉動嚇到快動彈不得了,若要以倒數方式去尋找原動力以完成這一段,那未免太消極吧?還得快點找些有趣事來刺激自己,把心中的放大鏡聚焦在那裡,令應該很詩意的絲綢之旅變得不負面和精彩。


*抱歉這一篇沒有適合的照片,我對好騙人的不感興趣…

You might also like:

One Comment

  1. Anonymous says:

    This is travel!!!

    Why you do it backpack instead of joining tours?

    This is the real fun (or tears, maybe…) of backpacking.

    Have fun!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