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天:波斯的前世今生

美麗的伊斯法罕
伊朗,一個被隔離的國家,來了二十多天,我對之有了嶄新的概念,與媒體上看到的全然不同。因為被指支持巴基斯坦的恐怖活動和研製核武,美國對此國家進行經濟封鎖,但曾經與伊拉克抗戰八年的伊朗有絕對經驗和能力去抵禦這樣的制裁,多年來屹立不倒,不能說之成功,只可形容為支撐著,畢竟經濟 (失業、通漲和大量人才流失海外) 和社會問題依然是大問題。


鹽湖

在這國家坐了多次長途巴士,每次都看到美極的連綿山景,氣勢磅礡,其餘的天然資源如鹽湖、沙漠等均目不暇給;走在城鎮,環境整齊企理,比中東如敘利亞或土耳其的好些部分整潔多了;長途巴士便宜得來又超高質數;大部分德克蘭年青男女也很潮很摩登,與想像中的回教國家極度保守有著天淵之別… 在這個被封鎖的國度,我們一點一點地了解到此地的過去、當地人的生活、愛國情操和價值觀。

本地朋友說,在伊斯蘭革命之前、即一九七九年以前,伊朗國民出國旅遊,接待國家都會趨之若鶩:「波斯人?歡迎歡迎!」革命後,伊朗人出國要簽證,而且人家聽到伊朗就覺得麻煩/危險人物,是天堂與地獄的待遇。

女士們的難處就更不足為外人道了,從可享受比鄰國女子更多的平等和自由如投票、參與議會、駕駛、工作和買房子,到權利逐一被剝削、身分被扁 (在家在社會俱是)、嚴謹的衣著規條,連在公眾場所唱歌也犯法,不發瘋才怪。

女士專用地鐵車卡

生活上男和女要絕對分隔,公巴有前後排讓男與女各坐其位,地鐵有女士專用車卡,有關係的如夫婦則長途巴士和地鐵可坐在一起。一般效率和領悟力蠻高,但偏懶散和愛理不理,午餐時段所有店舖關門、不很在乎你的生意之店員態度 (接觸慣遊客的伊斯法罕另作別論) 充分反映出此特性。在美城伊斯法罕,我見到尤其多年輕壯健的男人與一家大細在工作時間內於廣場草地野餐,我懷疑這國家到底有多少人真正在幹活?我們於不同城市留宿在當地人家中,通常一戶只有一個人外出工作,然後極其量下午二三時就下班回家,嘆是嘆,但感覺很懶洋洋很’hea’。回想起來,他們的高效率也許是源自趕收工的不耐煩。

朋友A說:「很真實也很抱歉地告訴你們,伊朗人甚麼也不做只等國家的油錢派到枱上。」他又說國家一直被媒體被西方社會抹黑和誤會,十年前他會很憤慨,今天習慣了,甚麼感覺都沒有,只期待元首下一次在國際舞台上出醜可讓他笑個夠。另一個朋友的朋友M搞笑生鬼,第一次見面就淘氣說:「在坐每位伊朗人都是恐怖份子,我本身是教練,專門教人如何發動自殺式炸彈引爆。來!現在看我表演給你看,只能示範一次!」引得哄堂大笑!應該是笑中有淚吧?可大家看來真的沒甚所謂,我暗暗敬佩他們的豁達。很多伊朗人都有複雜矛盾的心情,一方面很為自己國家驕傲,單是想起波斯王國的繁華鼎盛已可從心笑出來,加上豐富的天然資源和雄偉攝人的景觀,誰不自豪?可悲的是政府的專制強權管控,令人民痛恨政府,久而久之很多伊朗人無奈地離開到異國尋找新天新地。

隨處可見濃妝抹艷的伊朗女子

價值觀則有點耐人尋味,外比內重要得多,整形之普及令人震驚!此外,伊朗人很重視家和家庭生活,很多都與父母同住,就算婚後搬走了都頻密地回家吃飯,是因為在家以外的所有活動都受監管在家才有真正自由嗎?朋友P&L說,年青的連週末去看電影也很少,大部分消遣也在家發生,潮一點的會call齊朋友回家開派對,有膽的更會準備酒… 買不到酒?君不曉得伊朗人習慣釀自家酒嗎?比俄羅斯伏特加更高含酒量呢!

You might also like: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