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天: 不快事

徹夜失眠,住宿質素太差是其一,不斷量度自己有否捱畢全程的能力/勇氣是其二,更大部分是我還在反覆迴盪著被觸碰的過程。

裁縫師拿沙

是這樣的,我們坐車在傍晚時分到達伊拉克庫爾德斯坦 (Iraqi Kurdistan) 首都埃爾比勒 (Erbil),誤打誤撞認識了當裁縫的老伯拿沙和其兒子阿麥加朋友;老伯誠意拳拳邀請我們喝茶,又熱情地叫了他那當律師的侄子穆罕默德來他的裁縫店與我們見面。就是這個年過四十有老婆和兩個兒子的侄兒,不停趁機搭膊頭、攬腰、掃背、摸脖子、把手放到極近我胸部的位置!或許你會問,我大可以避開不管他呀;首先我必須說明,我並非笨蛋,我對非禮事有高敏感度和戒備,而我更加不是愛被性騷擾的精神病女生;奈何他確實是無孔不入,我擋得胸部的襲擊就顧不及怪手掃背,而且其速度之快教人吃驚!我叫黃Glenn 保護我,顯然我們兩個加起來的努力都遠遜他的熟練。最難搞是他很熱心,告知我們很多關於埃爾比勒和伊拉克庫爾德斯坦的東西,表面看是友善的本地人,內裡是徹頭徹尾的好色鬼。其實我已經只坐在黃Glenn 身旁,但他借勢來要拍合照,我保持十仗遠的距離都徒然,電光石火間他已搭膊頭掃背再攬腰了。我當然很忿忿不平,是越想越氣的憤怒,又怪自己不立時出言阻止,但開口很尷尬,怕令老伯不開心之餘,惹怒他我們可能有麻煩,不是自己地頭,人生路不熟,除了為難和無奈,我還能做甚麼?

左邊的就是穆罕默德 (我其實在強顏歡笑著…)

其實老伯的熱情也教我吃不消,對他是大好人請我們吃飯帶我們喝茶看埃爾比勒,但他硬要我坐司機旁的位置,然後在我非常繁忙地招架著其侄子時,突然拿我的手又吻又摸,又碰我手臂、摸我的臉和頸,説了十萬次不想我們去伊朗要我們待在埃爾比勒久一點,還有他情深款款的眼神… 我肯定是受寵若驚,然而我覺得這也太多了吧 (雖然黃Glenn 認為我在老伯的看法上是過敏的)?

其實我已穿了阿拉伯傳統的民族衣服,絕對不是甚麼坦胸露臂的裝扮,當然明天我會加穿大風褸和更警醒,但我還是質疑作用有多大,說來說去他們都是中東佬我是外來女人… 還在歐洲時黃Glenn 說過我們在中東的經驗應該會很不同,想不到會不一樣到這個地步。

此網誌初我說擔心自己不知可否捱到最後,我指的是這些不幸的遭遇,要是每天都拼命防備,我會精神崩潰,而且享受體驗不了當地的一點一滴,那只會是浪費時間去自討苦吃,很沒意思。要麼黃Glenn 可替我完成這旅程,我自己先回家好了,反正沒我在,事情應該容易一點,最少他不用費時陪我背著背包到處找滿意的住處 (儘管現在下榻的那一間差得嚇人,往後大概多的是)… 好!就給自己一個禮拜的時間,受不住我就先回去!

You might also like:

One Comment

  1. Michael Mo says:

    我地在約旦認識一個當地做生意既中國女仔, 佢為o左呢d不必要既麻煩已經著到同當地人一樣, 即係由頭包到落腳. 大熱天時都係咁!
    所以你都可以考慮下……
    講笑姐, 希望你可以堅持到最後, 加油!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