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天: 伊拉克庫爾德斯坦的第一天

我不是戰地記者,我不是美國軍人,更不是外交官,但我就是踏進了這當今世上最危險的國家之一,那管是天下太平的一方。

這已超越了想像。做夢也沒料到,我們會浪蕩到伊拉克。把事情說清楚一點,我們只是到了伊拉克北部的伊拉克庫爾德斯坦 (Iraqi Kurdistan),人稱 ‘另一個伊拉克’ (the other Iraq),是 91年多得美國干預而獲得自由的伊拉克自治區,情況有點像中國香港,簡單來說就是和平沒戰亂不會在電視新聞看到的伊拉克。由於美國幫這區域脫離了薩達姆的折磨,因此這裡特別擁戴美國的事物,最佳例證是把布殊當成英雄。

黃Glenn 說,當你在實現夢想時,更大的夢想會不知不覺出現,就如這個說好是六個月的大旅行延長至八個月再變成十個月,然後還有兩個月到中國的續集,又或是旅程中加插的 overland 只走陸路重頭戲,即從拉脫維亞開始,我們不坐飛機,只選海陸路交通工具去旅遊和慢慢回家回香港;如今來看伊拉克,對我而言是一項壯舉 - 可能聽起來有點無聊,我是為著要挑戰自己的極限而來的。我從沒聚焦在 Kurdistan 的風光,我只想訓練自己的膽量和親身感受傳媒以外的危險國度 (說來諷刺,傳媒隨時比伊拉克本身更可怕)*。

由土耳其過境,沿途見到很多坦克車裝甲車,黃Glenn 說他有些緊張,我卻依然闊佬懶理,只顧逃避街邊土耳其小子們的偷拍 (抱歉但我實在很厭惡了),極其量也只是擔心我們外地遊客在關口取簽證需時會耽誤其他乘客罷了。

車子駛近土耳其邊境,第四次造訪土耳其關口,慣性地等了又等,這次算走運了,人不算多,未致於混亂,真正的戲肉,在伊拉克那邊。海關辦公室佈滿非常舒適和新簇簇的沙發讓過境者安坐靜候,還有空調、液晶體電視播放電影、熱茶免費供應,是一路以來見過最架勢最為過境者設想的邊境海關。才盛了茶坐下來,我倆就被海關召見,隨即跟他到了其辦公室。他不諳英語我們更不懂阿拉伯文、庫爾德語或土耳其文,他笑說:「problema…」,示意我們坐下,不一會另一位職員遞上熱茶,我們雞同鴨講地試著溝通,將在伊拉克庫爾德斯坦的行程告訴他,未幾才發現他手上的兩本護照並非我們的… 那另一位職員又遞來冰水,說著說著,友善的海關人員笑著說:「OKOK」,就這樣我們不清不楚地得了口頭允許,可是我們的護照呢?甫離開其辦公室,穿制服的海關人員叫我們到櫃台,套用教煮餸方太的口頭禪「時間關係我們的護照已給蓋印了」,我們可在伊拉克庫爾德斯坦 (免費) 逗留十天,整件事輕而易舉,都是喝喝茶說說笑,完全不費吹灰之力。我們搞好簽證反而等其他同車乘客等了很久,這還是第一次呢!

這裡遊客不多 (旅遊業還在剛起步階段),交通和旅館都很貴,一個鐘車程為費用15美金 (沒有巴士,只得泥蜢的),我們只好咬緊牙關捱數天了。

在這裡的第一天,感覺良好,也許和想像中的伊拉克差天共地的緣故吧。這兒天氣不俗,而且當地人再友善不過,從離開伊拉克邊境時軍人的一句 ‘welcome to Kurdistan’ 開始,在的士站輪流要與我們拍照的司機們,細心怕我們會食塵而關車窗開冷氣又豪爽地送我有平安意思的項鍊的肥的士叔叔,唯一主要街道上途人一句句的歡迎和滿面笑容,到向我倆說「我愛你」的比薩店小二;直覺是毫無雜質的好奇,與土耳其的複雜 (部分是要討錢的) 迥然不同;因為這裡愛和感激美國的關係,英文招牌到處可見,旅遊書說首都埃爾比勒 (Erbil) 更有仿效麥當當和肯德雞的食肆,捱了多天 kebab 的我,很是期待喔!

*請別誤會,我倆沒瘋掉,來前我們做了很多資料搜集,確認這裡的安全狀態,問了一個在這兒教書的美國籍教授很多很多問題,放心了才決定來的,說到底我們要去的只是平靜安穩的領域。

You might also like: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