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至二百零六天: 傳說中的川西凡尼亞 (Transylvania)

小心,吸血疆屍正在用天眼看著你…

甚麼驅使我們去川西凡尼亞?是那次偶然在布達佩斯街頭看到此地的照片,思量過後覺得不能錯過這裡的美景,於是我們改行程再北上都要親身看一看。旅遊書形容得很豐富,尤幸我們最終都來了。

到達錫比烏 (Sibiu) 的那一個下午,頗熱,找到旅館放下背包時已全身汗濕透。聽說這週末有活動,我們旋即去主要廣場湊熱鬧。

這個城鎮在2007年獲選為歐洲文化首都,故很多路和建築物都仿古地重建了;有人為這鎮終於廣受賞識不讓遊人必到的布拉索夫 (Brasov) 專美而鼓舞,但很多本地人都較鐘情錫比烏未重建時帶殘破的原貌。我沒見證過舊觀,沒能比對,可是這裡最有趣的標記則顯而易見 - 建築物屋頂都有幾個袖珍的天窗,遠望像是人家瞇起來看東西的眼;黃Glenn 當然沒放過這機會,整天不停瞇眼裝恐怖地說話,一時又扮吸血疆屍 (Dracula),可是我覺得搞笑成分居多!

原來錫比烏這週有中世紀節,廣場內搭了台讓樂隊演奏,以配合台前穿復古衣飾的表演者舞劍和噴火 (??);旁邊有古時候用木造的大炮示範射膠樽,逗得小朋友們緊張萬分地圍觀。整個廣場駐滿中世紀食物、紀念品攤檔、演出者和邀拍照者之餘,還擠著本地及外來遊客,好不熱鬧。

第二站錫吉什瓦拉 (Sighisoara),世界文化遺產,也是暴君弗拉德 特佩斯 (Vlad Tepes,又稱 Dracula 德古拉) 的出生地。由於抵達時已是傍晚時分,加上下雨和氣溫劇降 (應該是 10ºC 以下),街上途人稀少,我倆安靜地享受了這旅遊書說有無限一日遊旅遊巴大煞風景的好地方。這兒比錫比烏的式得多,那鐘樓晚上亮起燈來實在讓人聯想起吸血疆屍、蝙蝠和烏鴉,再配合下雨天的陰濕,氣氛更是可佈… 小鎮有許多石板斜路和拱門,點綴了長街小巷;兩三層高的樓房七彩絢麗,窗台則吊著盤栽,整個畫面很有風味,我悄悄把這古鎮列為我的歐洲最愛之一。

錫吉什瓦拉的夜景
Dracula 德古拉請你到他的故居喝咖啡

那兩天我們租了車,往錫比烏和錫吉什瓦拉間的小村去。那些村落最著名的是防衛教堂 (fortified church),就是中世紀時代要抵禦奧斯曼帝國 (Ottaman Empire) 的入侵而建成的,貪教堂位置具策略性,事實上許些教堂都居高臨下,我們去參觀時發現別爾坦 (Biertan) 的那所還被兩道厚厚的圍牆包裹著,果然很有防禦性、絕非浪得虛名!

城堡嘛,布蘭 (Bran) 和錫納亞 (Sinaia) 的各有千秋,聽說德古拉更在前者住過,故吸引了大量遊客來一睹這吸血疆屍的居所;touristy 得讓我想起聖誕老人村。錫內亞的佩萊斯城堡 (Peles Castle) 則華麗非常,完全沒半點陰森。

布蘭城堡
黃Glenn 和我在佩萊斯古堡前留倩影
最後是布拉索夫,又下雨了,外邊溫度大概 5ºC。我硬著頭皮跟黃Glenn 出去、盡忠職守地當他的攝影助手。睡眼惺忪的我倆來到廣場一看,我意料不到地想起瑞典隆德 (Lund)!很像連那被燒過的教堂都很相似 (個人認為隆德美一點,加了主觀情感嘛)!再次興幸當年選了交換生計劃的地點到隆德 - 那時候的我根本不知自己愛甚麼,只單純地想要到歐洲遊歷,於是沒像其他有見地的同學般只選對前程有幫助的國家和名大學,如美國加州大學和麻省理工。

我的交換生朋友,這裡不像隆德嗎?
我的懵懂,成就了我的旅遊狂熱。記得<不去會死>作者石田裕輔寫過,若你很想做一件事,這個世界是會幫你的。一直以來我對這概念都似懂非懂,後來在途上遇到的人和種種事教曉我,那其實是可行的,我試著堅持簡單,保持開朗和正面思維,緊記每件事情都是小事情,所有”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The secret the secret…

You might also like: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