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天: 難忘的第一次… 土耳其浴

寧靜的小鎮配上 Ramazan Bayrami (伊斯蘭教曆齋戒月的最後一天),番紅花城 (Safranbolu) 是喧鬧是遊人是商業化,可又不失其回教色彩和土耳其傳統 - 紀念品街盡是一千零一夜的阿拉丁神燈服飾,更多 lokrum (Turkish delight) 糖果店,周圍都有盤著一大碟糖果供人試食的小伙子、包頭密實的伊斯蘭姑娘和大嬸,加上清真寺和土耳其浴場,這裡是生氣是快樂節日氣氛是奧斯曼帝國是土耳其。在此古鎮,我嘗了生平第一次土耳其浴。

由於男浴場比女的早開,黃Glenn 搶了頭啖湯去經歷這與宗教掛勾的神聖沐浴,回來時告訴我蠻有趣,但見他不算興奮我也著自己別期望太高。

之前看過一個旅遊記者在伊斯坦堡的沐浴經驗,我有了心理準備要肉團團地給沐浴按摩師 (多數是肥嬸) 搓圓㩒扁,也認知到隨時會與其他顧客一字排開讓肥嬸生產機械化地替我們磨砂…

我懷著一場來到,好歹都要入鄉隨族的心態,大踏步進入浴場,儘管心底始終帶點戰兢。職員給我一塊布 (pestamal),以在小房間中更衣和包裹身體。接著她引領我到浴場,門一開,空無一人,我暗喜可將這裡私有化。開了蒸氣的浴場由雲石建成,簡約的裝修顯出平實,與想像中的奢華迴然不同。慢條斯理地坐下來,看看圓拱天花,發現有數個小洞,好讓曙光射進浴場內,是典型的土耳其浴場設計。

躺在以為是充滿熱力的置在中間的六角雲石台上,始知那裡其實一點都不熱,我唯有走進桑拿房焗一下,務求在高溫下毛孔得以擴張,以至磨砂師傅輕易替我磨走所有死皮和依附在我身上多年的污垢 (又稱老黎)。未幾,果然不出我所料 — 是一個肥嬸 — 著我到浴場的另一方,那裡有一張長枱/床,我二話不說、裝瀟灑地在她面前脫下包著身體的布鋪在枱上、一絲不掛地躺下去;回想起來,才記起這是第一回在陌生人面前如此無顧慮,如此… 赤裸裸。

我心跳加速了,我承認怎都揮不去那分期待和緊張,畢竟這是來土耳其想要嘗試的重點活動之一。大嬸戴上長方形的麻質 “手套”,開始為我磨死皮,我察覺到她那手套是新簇簇的清潔的,我安心地閉上眼睛。嬸嬸的手勢很熟練,每一個部位都有條理地重複擦上三次,滿有誠意、毫不敷衍。我不自覺地陶醉著,張開眼睛時始知磨出來的污穢物 (you know what I mean lol) 多不勝數,我驚喜竟能如願以償、徹底淨身,而且肥嬸的力度恰到好處,整個過程非常舒服。

單是磨砂已用上十分鐘,可見嬸嬸確實用心。

替我淋水沖走磨出的死皮後,接下來是沐浴。我再次躺在枱上,她拿來一大個盛滿肥皂泡的麻布袋,像魔術師表演般向袋子一吹,合起它並用手快速地把袋內空氣推到底部,我身上忽地滿是香噴噴的泡沫。可能媽媽幫我洗澡的孩童歲月離我很遠很遠了,當嬸嬸勤快且全面地為我沐浴時,電光火石間,我回去了童年時代。在我迷迷矇矇、沉醉在其中之時,突然霹靂啪啦的 - 肥嬸的按摩工夫實在到家!不像中醫師用力按下去時讓人痛楚,但又能替我舒根活骼,彷彿驅走了我七個月來的倦怠,這是我始料不及的!我愛死大嬸了!她還細心周到地準備了 “D” 字頭洗髮水為我洗頭。在幾盤暖水從頭向我淋下來後,我覺得自己再乾淨不過,難怪土耳其浴有重生的崇高意義。

我在嬸嬸面前坐下發著呆,回味著過去數十分鐘的享受,直到另一位客人到來,我才不情不願地離開…

You might also like:

One Comment

  1. Leslie says:

    My mom says that after reading your post she wants to go to Turkey right away because she is so tried from making me pomelo skin (look yau pai) LOL!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