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天: 莊嚴的修道院、"神聖"的修士

今天一大早醒來,長途跋涉往保加利亞最著名的修道院里拉修道院 (Rila Monastery) 去。五個多鐘頭的舟車勞頓後,我們終於到達。入內一看,嘩!絕對物有所值 - 莊嚴的教堂置在庭院的中心點,迴廊的牆和天花滿是神聖和色彩鮮艷的壁畫 (旅遊書說整個修道院有1,200幅),而包圍著教堂和廣闊庭院的,是四層高總共300個修士寢室,即我們今晚棲息的地方。環境而言,這確是修道和調整心靈的好地方,氣候怡人,主要是矗立在山上,背後又有叢林作伴,整體感覺可以很清幽。只是遊人太多 (包括我倆)、修士太少了,要麼修士們也只在教堂內商業化地核著數、cross-sell 著遊人其他昂貴一點的住宿安排,加上紀念品商店、郵局和就近的酒店和餐廳,這裡是徹頭徹尾的旅遊景點,完全沒寧靜可言。

我還是為見證過這修道院而欣喜。

入夜,我去找負責行政和安排房間的肥修士,希望他把一個具紀念價值的印章蓋在我的護照上。當時一個能說英語的本地青年人主動幫我做翻譯,向修士解釋我的請求和展示在我護照上的兩個特別印章;修士想也沒想就向翻譯男孩說這是不可能的事,因為該印章只能印在重要文件上,他怕我拿印章去做假的來招謠撞騙。我有點莫名其妙,我要用假修道院印章騙些甚麼呢?連半句保加利亞文都不懂的我何德何能?

這就是那個蓋章,男孩說中間的修士非常神聖、生前做很多好事

然而男生依舊鍥而不捨地替我解說我只需要印章中間的修士圖案都心滿意足,只見肥修士和坐著隔岸觀火的男士交換了眼神和譏笑後與男孩說了些話,小伙子即地拿了張空白的便條紙走出那辦公室,原來肥修士說若只蓋中間的修士圖案而非整個印章是可行的,故男孩要在便條紙上

You might also like: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