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天: 新生的國度

我以為自己在做夢。實在沒想到終於嚐到了好天氣,而且是在曾經滄海的科索沃。這裡的人普遍與阿爾巴尼亞人同樣友善 (除巴士站售票員外),女的亦一樣美艷。大部分都能說英文,城市則很企理乾淨,絕不像我們昨天逗留的馬其頓首都斯科普裏 (Skopje)…
科索沃,非常新非常特別的 “國家”,2008年單方面宣佈從南斯拉夫共和國中獨立,至今國際上大都認同她國家的身分,當然塞爾維亞依然不會承認,旅遊書說科塞邊境仍屬危險地帶…

首都普里什蒂納 (Pristina) 不算大,滿是共產石屎建築、周圍在修路興建;沿途見到克林頓雕像,皆因這前美國總統一直幫助科索沃獨立;之後又看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NATO) 派出的不同國籍的軍人在巡邏,進了市中心有從90年代到今天都在無聲 “消失” 的科索沃人的大頭相掛在圍欄上。

晚上回馬其頓的斯科普裏吃晚飯,巧遇科索沃人來這兒旅遊探朋友。原來那個肥的是拳王,三次代表前南斯拉夫參加奧運,更在1984年洛杉磯奧運中取得銅牌佳績,在科索沃無人不識!他非常熱情地特意走過來給我們印有他輝煌戰績的證明,又寫下他的聯絡方法,要我們去普里什蒂納必定要找他!哈哈,50多歲的男人依然風流,不停訴說著自己很多女朋友、有女人才會贏比賽,”no women come to me, no win…”,又問我好幾次他帥不帥…

難得有緣做鄰居 (隔籬枱罷了),黃Glenn 向肥佬旁邊那與我們年紀相若的問起科索沃的現況。我們實在夠運遇上他,他是知識廣博的記者。儘管他的專業在運動報導範疇,他還非常熟悉科索沃的最新形勢之餘也對國際舞台上發生著的事了瞭如指掌。他以第一人身分告訴我們科索沃人怎樣面對失去至今仍下落不明的親友、科塞關係、兩族群的民間友誼和獨立問題的歷史背景…

可恨我們是離開了普里什蒂納才認識他,而他和拳霸也趕著坐車回去,否則我們可以詳談關於科塞關於中國關於香港回歸的各樣事。他告知我們錯過了一個象徵新生的非常重要的地標 - 普里什蒂納,我要再回來看妳!

You might also like: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