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天: 立陶宛的美麗與哀愁

古城內充滿巴洛克式的建築物穿插在迂迴的典雅街道上,還有風格迴異的各所教堂

三四天的時間,我們從倫敦去了拉脫維亞的里加和立陶宛的維爾紐斯,都說歐洲小國真的可以比中國省份更細小。里加和維爾紐斯這兩個古城,很明顯是愛沙尼亞塔林的朋友。說起來,這波羅的海三國建築物環境非常相似之餘,其歷史和受制於前蘇聯的命運也一樣坎坷。
昨天下雨,我們到了立陶宛的滅族博物館,當地人都稱之為 KGB (前蘇聯秘密警察) 博物館。這裡講述了前蘇聯對立陶宛人民的放逐,對反抗共產主義者 (多是知識分子和平民) 的監禁、折磨與宰殺,對其民族主義和宗教的封鎖。前蘇聯的各項冷血行為,或多或少在今天冷漠高傲的俄羅斯人樣中看到端倪吧。

看見史太林的名字,我想起他的政治伙伴希特拉對猶太人幹過的種種可怕事 (我們下一站應該是有猶太集中營的波蘭,希望我們受得住沉重的歷史吧!)。

然而最印象深刻的展覽,不是極有壓逼感的長廊,不是讓犯人一個月沖一次涼的浴室,不是讓15名囚犯擠住的狹窄房間,也不是殘酷的行刑室,是 “Life Goes On” 的章節。這陳列室述說當時立陶宛人民一家大細有老有嫩地被迫離開家園放逐至了無人煙的前蘇聯極嚴寒地區,譬如是西伯利亞;天氣和衛生問題令許多人 (尤其是小孩) 得病繼而死亡。但立陶宛人沒有放棄生命、沒有放棄回國的理想、亦沒有放棄他們的民族身分、節日禮儀和信仰等。他們有很強的堅持與信念,他們想要看見自己國家脫離前蘇聯統治,尋回他們失去的家園和民族尊嚴。

1989年8月,波羅的海三國人民手牽手爭取國家獨立。當時合共520萬人口中,總共200萬人參加了這壯舉,建成長達650公里,從維爾紐斯開始,跨過里加到塔林的人鏈。他們唱著各自的國歌,也高唱許多被前蘇聯禁唱的民謠,表達著民族的團結和要獨立的決心。皇天不負有心人,1991年戈爾巴喬夫政改失敗,三國宣告脫離前蘇聯獨立。

短短獨立了20年,這三國高速發展,城市規劃、建築物都先進摩登,而且都成為了歐盟的一份子,可見她們都得到發達西歐國家的認同和接納。然而不停前進的同時,人民不曾忘記歷史。立陶宛,一個非常優雅的名字,一個曾經是全歐洲最大的國家,一個飽受過各國入侵的苦難之邦,一個逃出鐵幕政權重獲自由的國度。一路走來,總算苦盡甘來,所有的犧牲都沒有白費。但願黑夜過去,人民歡顏再現,享受著得來不易的快樂和自在。

我們走到古城,穿過高高低低的石板街,來到主要教堂的門前,入鄉隨俗地踏在 “奇蹟” 石磚上許願和轉圈,希望與波羅的海人民一樣夢想成真,只是我們的夢想和他們的相比,奢侈多了。

維爾紐斯大教堂和”奇蹟”石磚,當年的人鏈運動就是從這裡開始

You might also like: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