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天: 巴西的一點一滴

巴西有太多東西要記下,若逐一小事寫下來會有點雜亂無章和累贅重複,故我以報告手法與大家分享當中點滴:

巴西女郎
有些失望,沒想像中的火辣,用健美來形容倒很貼切,一般都樣子甜美和很有 “肉地”,而且必備一個小肚子。大碼細碼的均毫不吝嗇身段,街上沙灘上都以最少布示人;一路上很少見穿鞋的人,九成九都踢著巴西出品人字拖 Havaiana。很喜歡她們的無拘無束,最重要社會風氣沒給她們標籤,讓她們都可做自己愛做的事穿自己愛穿的東西 - 為甚麼香港做不到呢?

男子組
個個都身材魁悟,沙灘上踢足球、打排球和只曬太陽的都是平腳泳褲,誰說天賦身形只給女士?

沙灘
科帕卡巴納 (Copacabana) 和依帕內瑪 (Ipanema) 都享負盛名 (沙很幼細),前者是弧形的,後者周遭的建築物比較美觀,而且右邊有奇山作點綴,前面是無邊際的大西洋,灘上分了彩虹區、家庭區和 bling bling 區等。

科帕卡巴納有高清大電視讓人觀看現場直播世界盃,比賽與比賽之間又有森巴表演和派對環節,好不精彩!

足球
FIFA Fan Fest 在科帕卡巴納沙灘設了大電視讓市民和遊客曬著太陽看球賽。我們在這裡看了四場賽事,第一場對葡萄牙,由於不很緊湊,而且雙方都沒入球,故氣氛不算狂熱。第二三場德國對英國與美國對迦納,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入場人數少了一大截。

最後一場巴西對智利三比零大勝,全場歡呼喝采,氣氛很是濃厚。我們站立的位置正好是新聞採訪專區;在球賽開始前的唱國歌時段,智利二人攝製組高聲和唱國歌,大方在巴西擁疐前揭示自己的支持取向,亦引來巴西球迷由始至終對他們的冷嘲熱諷。對於不熟悉足球和隔岸觀火的我,這環節比球賽本身更有趣!

每當巴西入球、智利有機會但落空、智利球員取黃牌等等,我前面的巴西球迷就望向智利採訪隊,揶揄他們國家隊屎波。他們的取笑方式層出不窮,有手勢有出口術有唱歌有跳舞甚至有小時候 “你吹我唔漲” 的經典動作!

由於兩隊實力強弱懸殊,巴西球迷每幾分鐘就要出動 “進攻” 攝製隊,然而他們忙得不亦樂乎,自顧自地耍樂著!難為智利二人組要顧及報導工作、要眼巴巴看著自己國家隊一球一球地墮後,更要承受巴西球迷的高漲情緒和譏諷!值得一讚是二人的專業,但國家隊輸波,失落也在所難免… 他們在中場休息時試著反擊群眾,最後還是無力招架!

巴西人 (或是大部分拉丁美洲人) 就是這樣,毫不矯揉造作,全部都打開天窗說亮話,簡單明確得來也多一份剛烈。

話說回來,巴西國家隊 10號球員應該很受國民愛戴,到處都有 10號球衣售賣,而且大螢幕一映著他,球迷們都會高叫 oh Kaka!但對我這門外漢來說則有點不明所以,球技不算精湛,又沒有入球,我只覺得他貌似過氣四線明星朱健鈞…

整體來說,這世界盃場地很大,也很特別 (從未想過可在沙灘與本地人一起觀看球賽),球迷穿著巴西黃綠球衣也很耀眼,但說到氣氛始終不及布宜諾斯艾利斯 Buenos Aires 的大鑼大鼓和藍白彩紙在入球時飛舞的效果。

森巴
我們有幸在科帕卡巴納欣賞森巴拉闊音樂和參與全民起舞的派對。森巴是很熱鬧和風騷快樂的舞蹈,與探戈的優雅哀怨調子迥然不同,森巴是狂歡和沙灘派對的最佳元素!當然還要有巴西民族的豪邁奔放、熱情熱血和享樂主義才成。

星期一的傍晚時分,巴西民眾如貫入場參加這沙灘派對,令已逼得水泄不通的會場更擁擠。這裡全部人都很有節奏感,跳起森巴舞來活力歡樂非常,同時感染周遭的人也快慰起來。他們一到沙灘就已很忘我,全人類在跳動著,有點未喝現醉或 “石了” 的狀態。站在我們旁邊的幾位美少女甚麼歌都懂唱能跳,偶像出場會瘋狂尖叫吶喊,投入得讓我嘩然。我跟黃Glenn 說,才禮拜一就已那麼熱鬧,這裡根本就是派對城市,用不著等舉世知名的嘉年華都可感受到當地人的快樂和無憂!

整體環境有感
這裡是 up and coming 嗎?我覺得熱內盧已很發達繁華了,2014世界盃和 2016奧運都在此舉辦,那不就是最佳證明了嗎?街道樓宇都像葡萄牙/澳門,說穿了其實頗老土,很 80年代。人樣嘛,很多何鴻燊的朋友…

天氣方面當然是熱,卻出乎意料地乾,是一大 bonus。治安則沒有聽聞的危險,我們在這裡的五天四夜都相安無事,是為 2014 和 2016 的世界盛事作好準備嗎?

巴西是拉丁美洲中最貴的國家,皆因經濟起飛和 2007年發現了油礦,我覺得無可厚非,最重要是這民族繼續保持樸實及其隨意的生活態度,繼續足球照踢森巴舞照跳。

人民
肯定是不拘小節、今朝有酒今朝醉、熱情放浪和友善的一群,而且很愛國。我在星期六晚首次參加沙灘派對時 (對,這裡天天都是嘉年華),由於一看就知我是外來人,故有當地人要和我共舞。嘩!那小伙子一走來就要面貼面、胸貼胸地跳舞,我覺得有點怪,但周邊的人不以為然,我隨便敷衍一下以為可草草了事放我走,誰知他竭力讓我投入跳舞,熱情得過分… 未幾另一猛男向我們衝過來,又抱又吻,又要合照,他的極緊熊抱讓我尷尬非常,後來他更打黃Glenn 的主意… Um… 當時還很拘謹的我真的不習慣!

說到友善,旅館同房的葡萄牙叔叔實在經典。他和我是九人宿舍內唯一被蚊叮的受害者。黃Glenn 和我在旅舍留宿的最後一晚,他看到我的傷勢比他的嚴重(全身合共多過 60口),奮勇地爬到冷氣開關處確保空調較至最強勁,並安撫我說這晚睡好,放心,冷氣大就沒蚊子,又 ‘也文也武’ 地展示他的電滅蚊器給我們看,說 “con este, no mosquito!” 最後他細心地為我在每一蚊叮處塗藥膏,那一刻,我覺得他爸爸過我的肥佬!隔天,我們在街上碰上,他先是興奮地高叫 “vamos Brazil” (因為巴西隊剛勝了智利),然後關切 (但更是搞笑) 地視察我的傷勢,再次中氣十足地以 “沙沙地” 聲線叮囑我要買他替我塗的藥膏,之後又誠意拳拳地邀請我們一同去喝啤酒,友善幫忙到不得了!

至於愛國,皆因到處都有穿巴西顏色球衣的人,最初我以為是足球狂熱罷了,況且支持自己國家隊也屬正常。後來去了一個像觀塘 apm 的商場,許些店舖制服也用上國旗顏色甚至國旗標誌,我就知道巴西人為自己國家驕傲。

食物
巴西燒烤萬歲!!! 因為黃Glenn 肚子不適,我們只試過任吃自助餐一次。很多不同的雞牛豬部位烤了任君選擇!很鹹,但確是好味!!!

此外,這裡的餐廳運作模式很獨特,進去時拿一張單,自助餐形式但斷重量計算,吃畢到櫃台找數。這方法很適合香港人如我,愛選擇、貪小便宜得來又怕吃過多;以重量結算我就會精挑細選自己愛吃的,但又不會拿太多,份量一般都剛剛好。

還有的是,我們到了一間地道又有格調的巴西餐廳,但吃的都是葡萄牙菜 - 幸福的港人在澳門茶餐廳都可品嚐得到。

風景
我們在最後一天勇闖耶穌山;十一時抵達,Glenn 立刻後悔沒早點到來,因為這裡的風景真的叫人嘆為觀止!若果有晨光的話會更有意境。那耶穌像雖是新世界七大奇景之一,而且的確宏偉,但我們只專注於它 “俯瞰” 著的景色 - 眼前有麵包山,旁邊有幾個各有千秋的沙灘,形狀特別的群山在另一端;加上昨日大霧,景象變得朦朦朧朧,很有詩意,我想夜景肯定更美!

值得一提是坐車上山時看到徙置區在左邊,豪宅在右邊;這裡真平等,同一天空下,窮人有錢人看到的景色都一樣。

小插曲
一到巴西我和黃Glenn 變成徹頭徹尾的聾啞人士,完全不懂葡萄牙文的我們很不習慣;後來專心點聽發覺和西班牙文其實頗像,畢竟這是南美最後一站,都沒所謂了。

大概連日來疲勞過度,黃Glenn 肚痛肚瀉,尤幸最後一天半他好多了,可是他 ok 時我的蚊患和敏感卻嚴重起來!! 可惡,要不是我們都傷痕累累,我們定必更享受在熱內盧的時光!現在我仍滿身蚊叮,惟有戒酒戒紅肉一段時間了!其實都不知是否有幫助,但嘴饞的我因過度落力吃盡巴西燒烤的各種紅白肉,加上喝紅酒和當晚宿舍房間溫度過高,我吃了藥都無補於事。敏感到全身都有蚊叮散出。

我們從伊瓜樹坐車到熱內盧時認識了來自日本的小伙子 Hayato San。我們連日來都相約去沙灘看球賽和參加派對。25歲的大男孩很有前瞻性,知道醫科畢業後出國旅遊見識的機會少之又少,於是不用考試時每天當 12 小時兼職儲錢去旅行。自己一人在途上已近三個月,實在具冒險精神和勇氣可嘉!Timing 拿捏得非常好,我真的很羨慕他!他很有趣,除了吃和科帕卡巴納沙灘,他甚麼地方都不去,他喜歡在那裡看球賽和派對。更可愛的,是他很純真地喜歡上鏡 - 現場有攝影師捕捉觀眾看球賽的模樣,他就常去找尋鏡頭並衝去上鏡,哈哈真是童心未泯!

由於他這三個月的行程與我們的很相近,而且方式相同,我們興高采烈的喝著酒、吃著巴西燒烤,分享著旅途中的趣事。大家都覺得見到亞洲背包客會特別留意和有興趣上前認識,但若對方是一班人的話就很困難。他靦腆地說很慶幸我們先與他搭訕,不然他在熱內盧就沒有我們作伴,而是自己吃著肉喝著悶酒… 很喜歡和志同道合、有一見如故的熟悉感之人打交道,雖然有時會遇著語言障礙,但方向想法相同,一切都不用說得太清楚也可交流到,箇中的鼓勵性很大。

教黃Glenn 和我意外的是,他說日本其實沒很多背包客,而他在東京的朋友皆不明白他為甚麼要旅遊得這樣刻苦艱辛。他又說,巴西有很多移民過來的日本人,原因是日本傳媒把巴西塑造成「夢想國」,他隨即笑說這不太真確,除了享樂主意那範疇…

You might also like: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