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和第九十七天:特別的方式為黃Glenn慶祝生日…

見到右手邊的阿根廷旗嗎?黃Glenn說那太不明顯…

今天是黃Glenn 生日,我們打算做些新奇刺激的事 - 截順風車 =)

看過旅遊書的講解,在阿國截車應該沒危險,於是我們再次在沒周詳計劃下於 Cachi 這白色小鎮隨意遊走、到處問人去哪裡、有否認識其他人會駕車去我們目的地…

過了兩句鐘,黃Glenn 有些鼓譟難耐,我仍與現實脫鈎地想像著可一天內搭順風車到達 Molinos,然後 Angastaco,最後是我們心儀的 Cafayate… 隨地拾了一張黃色卡紙 (上面有如狗尿的污跡),黃Glenn 在上面寫 “visitando de china”,我滿心期盼成功在望…

blend-in 了的黃Glenn 和截車道具

再次背著大包細包在途上,這次的不一樣是那份未知數。寥寥可數的幾輛車經過了,不是沒停下就是目的地不符,我也開始雙腳著地盤算著下一步應如何走,畢竟今天是黃Glenn 踏入 30 的大日子,我不想他太狼狽…

突然一個好心的士多店主向我們解說今天是禮拜日,沒有很繁忙的交通;未幾他與其朋友走來告訴我們有一班人過來踢足球,吃完飯就會回 Molinos!他還照顧周到的帶我們到餐廳找那些人問清楚,又著我們要付錢的話最多是多少… 難得的好人喔!

到了Molinos,這裡除了群山拱照,其餘甚麼都沒有。只剩下個多句鐘就天黑了,要趕緊去大路那邊碰運氣!行了一公里,總算跨了一步,我暗自想若去到 Angastaco 已非常不錯,可以的話明天再去 Cafayate 吧 - 信心明顯動搖了。

大路和我們的背包

天陰和高山地帶讓我覺得十分寒冷,加上交通實在稀疏,我開始灰心喪志,並有著黃Glenn 在 Cachi 時的不確定和鼓譟狀態 - 今晚在哪裡棲身呢?可否快點有車?為甚麼我們好像困在這裡叫天不應、叫地不聞呢?可否有善長人翁能伸出援手救救苦命鴛鴦呢?

太陽下山了,是叫我們放棄的信號吧?我們帶著沮喪、拖著異常疲倦的身軀 (還有從來未與我這麼密集和長時間地親近的背包) 回村內找住宿 - 我心理預備了自己這兒的旅館可媲美玻利維亞的驚嚇度 - 很快就找到住處了,黃Glenn 說那張床比家的更舒服!洗手間沒有垃圾筒,問負責人,她詫異地回應紙巾當然是丟在馬桶內沖去… 真的嗎?中南美的廁所都有垃圾筒讓用家棄置廁紙喔… 無論如何,黃Glenn 很滿意這住舍的質素就是了,我也如釋重負地放下了心頭大石。

我們等到八時外出找點吃的 (阿根廷人習慣吃晚晚飯,餐廳多數在八時過後才營業),又是星期天的緣故吧?所有餐廳都關門大吉。那刻的我們,除了氣餒,還是氣餒。全天沒吃過一頓正常的,若今晚沒飯吃,那黃Glenn 的生日將會是我們極落難的一天… 黃Glenn 還有心情講笑說那倒會挺難忘!

差不多走完整條村了 (我覺得用 “鎮” 來形容 Molinos 實在有點抬舉),還是沒碰上好運氣… 咦,那邊有微黃的燈光,是一間高級酒店!進去吧,可能有餐廳的!「別跟我客氣,今晚我請客!Let’s have a great dinner!」我對黃Glenn 說。上天待我們不薄,這頓飯是三個多月來其中一餐最好的 - 牛扒、用蜜糖和啤酒醃的豬腩肉、薩爾塔 (Salta) 區釀製的 Elementos Malbec 紅酒。苦盡甘來,我們又一次經歷了情緒過山車。我忙著享用晚餐的同時,也衷心感激這次是先苦後甜!天無絕人之路!

yummy good food

事後檢討,這天我們截順風車未能成功,主要因為這是旅遊淡季 (本地人都在夏天旅行)、禮拜天和我們本身欠缺經驗。再詳細研究我們的行程,其實我們還有時間可花 - 忽然我們鬥志重燃、決心要勇闖 Cafayate!我還對黃Glenn 補充一句:「你生日做了黑仔超,但換到未來一年每天都得著幸運!You can count on my words =)」

吸取了教訓,第二朝起來梳洗收拾後我們就在村內通處問人;別了昨天的害羞和迷惘,我們只知這次不成功,便成仁。村內每個人都叫我們去唯一的麵包店等:「大概 11 時就有車從 Angastaco 接些 chicos 來這裡上課,學生哥們下車後那卡車會空車回 Angastaco;今天是禮拜一吧?這車逢週一載孩子過來週五送孩子回家,在麵包店前等就好了!祝你們好運!」似乎幸運之神沒有離棄我們喔!

車準時到來,司機的樣子看來頗友善;黃Glenn 上前向他問好和查詢,我看到司機爽快地點頭!我們開懷地笑了!那燦爛的笑容,與在哥斯達黎加 canopy tour 綻放的那個一樣。想到刺激好玩的順風車之旅即將展開,昨天的挫敗感一掃而空之餘,更是難掩我們的奮亢!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呀!!

30歲的黃Glenn 成功坐上順風車!

車開了,我們站在卡車的後面迎著風 (和沙),在沙塵滾滾的路上馳騁。那一段路程,我沒有想到了 Angastaco 之後要怎樣怎樣,我只活在當下地享受著每分每秒、眼前的宏偉山景、間中出現的山羊和驢子、微風和好天氣 (今日全天都放晴)。大概 uncertainty (不確定) 就是這樣,患得患失的、想到頭都快要炸開時,曙光就呈現在前面。

卡車絕塵而去…

到了 Angastaco,比 Milinos 優美多了的小鎮。吃過午飯,我們再接再厲,hitchhike 一輛車往大路再嘗試截車去 Cafayate。這次我們確定多了,因為最壞情況我們可坐五時開出的 colectivo 到 Cafayate。我們有兩個多小時,眼看沒太多車往那方向去,我打定了輸數。但我仍為著剛才的成功而滿足著,故這次若截不到對的車我也沒遺憾。

由於路邊風太大,黃Glenn 著我到附近的亭等,那時的我們應該都是借截車為名,寫/打日記為實吧。就在我寫得起勁之際,黃Glenn 大喊:「梁霏梁霏有車啦!(他當時的興奮程度只差 ‘我們發達了’ 未說罷了)」我趕緊跑出去看過究竟,只見黃Glenn 飛快地背了背包,還有一輛大卡車停在大路上… 我喜出望外,並以極速姿態加入車隊!這次不一樣,我們不能坐在車後露天賞景,因這車是規定不可載人的。反正黃昏時分天氣轉涼,我們四人 (除了我倆和司機外還有另一位順風車乘客) 擠在一起,”溫馨” 地渡過了個多句鐘的路程。沿途風光明媚,每座山都像擁有自己故事般有著深刻的獨特的紋,很有美國大峽谷的氣勢。進入 Cafayate 的直路,我們見到許許多多的酒場,相比之下,加拿大的 Niagara-on-the-Lake 就算不上甚麼了。

總結這兩天截車的經驗,我覺得非常過癮 (有時我懷疑黃Glenn 和我是否有被瘧待狂,彷彿 “攞苦嚟辛” 就是最能吸引我們的事…),而且我們很好運,只需兩天就到了目的地;但我也很清楚知道,黃Glenn 和我都不是浪子,我們沒有 Thio 和 Benno 的洒脫,我們有太多地方想去太少時間去接受未知數。我倒非常慶幸有這樣的 hitchhike 經歷,也有一刻希望我們可年輕五年,那我們還有大把青春去揮霍,去多做新奇好玩的事…

無論如何,我們老了的時候,還是有故事與子孫們分享 :)

You might also like:

One Comment

  1. Bernice says:

    Wicked!! (And sweet story~) 果然天無絕人之路! GW祝你牛一快樂!! 你老婆講得0岩,咁好彩,呢一年都會行運!! XD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