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天:黑仔超

“Technician” 嘗試搶救冷氣,不果。

我們終於熬過了共四十二小時的巴士之旅,總算從基多 (Quito) 到了利馬。下車一剎那,不是如釋重負這麼簡單,我確實有放監的感覺。

回想起來,這經歷最難捱的並非時間太長,是全程沒冷氣 - 前天仍運作正常的空調今天壞了!為甚麼我們可以黑仔超到這個地步??? 不是每個人都說南美長途巴冷如雪櫃嗎?為何一路以來我們只坐過一次呢?太不公平了,每次我們均認真對待,最暖的衣服睡袋都一拼帶上車,結果每次都用不著,更要找地方把暖衣放好才不致搶去已經夠狹窄的座位;如今情況更劣,我們要困在沒冷氣和窗打不開的”豪華巴”內 28 個鐘,想到都要吐呀!老天爺,會暈會死人的呀!

我彷如癌症病人得悉自己患上絕症一樣晴天霹靂地跌坐著 - why me??? 懦弱的我哭了,又一次體現了我確是停留在殷海光先生<人生的意義>中所描寫的生物層上… 還好黃Glenn 比我冷靜多了,車停留油站加油時他買來一大袋冰,讓被乾煎著的我們好過多了!

除了欠缺空調和車程過長外,另外兩大挑戰是車廂骯髒與食物質素。身心均煎熬了一大天的我們已進入了忘我狀態!晚餐時都顧不了那飯盒有多難吃,充飢要緊!那一刻,絕對體現了我們的婚姻承諾 - 甘苦與共、風雨同路!

整件事就想坐過山車;當最初知道這公司營運此 28 句鐘直達利馬的巴士時我們放下心頭大石,因不用連續坐上 36-40 小時,而且巴士公司職員說這是豪華全床位 (而非半床位) 巴士連早午晚三餐,又給我們展示巴士照片,說他們每輛巴士都一樣;當我滿心歡喜以為自己中頭獎時,現實就給我這一大盤冷水 - 噢,為什麼這盤冷水不在極端侷促的巴士上向我倒頭淋呢?我猜想我大概會欣然接受,相信我,在那種非常情況下,我會的。

我和黃Glenn 說,最差的我們都捱過了,我們沒什麼好怕。

You might also like: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